儿子患白血病 39岁妈妈一夜白头被人喊“奶奶”

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  时间:2019-11-08 12:18


儿子生病前的白华玲。

“一夜白头真的有,竟然发生在我身上,原来一直以为是小说里的夸张情节……别人都以为我60岁了。”39岁的白华玲顶着满头白发,平静地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。

犹如晴天霹雳,2017年6月,儿子余涛被确诊为PH阳性急性淋巴细胞(B细胞)白血病高危,当时只有37岁的白华玲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。

一夜白头

儿子确诊患白血病 她一夜之间白了发

“那天早上,他爷爷给我们打电话,我和余涛爸爸还在广州打工,听说孩子病了,我们立马买火车票往郑州赶。”白华玲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的那个上午。

2017年6月28日,10岁的余涛正在河南省汝南县一所学校里上课,早上突发高烧,腿还痛,老师就给他爷爷打电话。爷爷赶到学校后把余涛带到镇上的小诊所,医生说余涛缺钙,就开了退烧药和钙片。吃了药后,余涛烧得越发厉害了。第二天,爷爷就带余涛到汝南医院检查。白细胞200多万,医生不敢相信,又抽查了两三次,数值都很高。医生建议,立即将孩子带到郑州儿童医院看病。当天,爷爷就带余涛转院到了郑州儿童医院,并做了核磁、骨穿等一系列检查。

夫妻俩还在火车上,余涛爷爷再次打来电话,“他爷爷让我们把钱都取出来,我一听就知道肯定是生大病了。”白华玲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心有余悸。7天后,骨穿结果出来了,余涛确诊为PH阳性急性淋巴细胞(B细胞)白血病高危。“医生给了我们两个选择,一是做骨髓移植,需要60万元到80万元,二是做化疗,保守治疗。”白华玲说自己当时就晕过去了,“我们根本凑不到移植的钱,只能选择化疗了。”

“第一个疗程的化疗做了一个多月,他还肠道感染拉肚子,看得我实在是不忍心,眼看着他越来越瘦。”白华玲说他们这几年打工攒的十几万元,一个疗程下来就花完了。“别的孩子一个月只做一次腰穿、骨穿,余涛一个月要做8次腰穿、4次骨穿。”当时医生不断下病危通知书。“医生让我们要有心理准备,即使以后他好了,也不会像正常孩子一样,走路也容易磕磕碰碰。”

“第一个疗程结束后,医生说余涛基因突变,一般的化疗药物治疗效果不明显。”白华玲和丈夫咨询郑大一附院的教授,教授建议用抗基因变异三代药。“教授说三代药效果比较好,但是三代药太贵了,它还不能在医院里买,还要去外面药店买,一个月要五六万元,一年需要六七十万元。”最后因为费用问题,白华玲还是选择了二代药,她说自己曾经一度都想放弃了,“那段时间,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,就愁没钱怎么给孩子治病。”一天早晨,白华玲起床发现,头发全花白了。

为儿治病

骨髓移植后又复发

她自学为儿子打针

坚持做了7个疗程的化疗后,余涛的情况并没有好转。医生跟白华玲说只有尽快做骨髓移植,余涛才有救。“我和他爸爸的配型都不行,只有余涛妹妹配型成功了,可她才8岁呀,我们怎么忍心啊,但我们也没办法,还是要救孩子啊。”最后还是用妹妹的骨髓给余涛做了移植。“我女儿真的很坚强,抽了4小时的干细胞,还去仓门口给她哥打电话,问输给了哥哥没有。”说到这里,白华玲已经泣不成声。

“郑大一附院是我们这最好的医院,在那移植需要100多万元,我们实在没有那么多钱,就去了河南省肿瘤医院。在河南省肿瘤医院移植需要40万元,这些钱也是我们东拼西凑借来的。2018年1月28日,余涛做了骨髓移植。本想着移植后孩子就好了,没想到才一年多病情就复发了。”白华玲有些无奈地说。2019年4月,白华玲带余涛去医院复查,结果显示残留淋巴细胞还有6个。医生说,如果有5个就意味着病情复发了,可余涛是6个。“我当时就瘫坐在地上了,哭都哭不出来了。”医生要求住院化疗,可此时的白华玲一家已无力承担化疗费用了。经医生紧急治疗,余涛情况有所好转,白华玲就带着孩子出院了。

上页 1 2 下页
本网站所有内容,凡注明来源为“健康度”的,版权均归健康度所有;欢迎转载,但务必注明出处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凡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均为转载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播知识和分享观点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

网友评论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文明上网理性发言。 0条评论
登录

微信

微博

手机版

关闭